轉http://udn.com/NEWS/READING/X4/2633102.shtml


解剖狗狗 姑娘搶定啦
【文/小雅】

待剝到頭部,眼眶周圍肌肉一去除,大大的眼球完全暴露,直瞪著我,比驚悚影片還驚悚,我再也無法承受,奪門而逃…

大學時上解剖課,我窘狀百出,對同學而言可能是很好玩的鬧劇,卻是我血淚交織的悲劇!那時每周二下午是解剖實習課,解剖教授最喜歡點我的名:「小雅今天有沒有來上課呀?」

燉貓咪做骨骼標本 我驚嚇得呼吸困難

老教授因長年接觸刺鼻、具腐蝕性的福馬林,敏感的眼睛,已被侵蝕得跡近全盲,只剩一隻眼的眼角可以感受些許微弱光線。當他知道我有來上課,會叮囑同學,跟相關單位多要兩隻實習用狗;因為我常蹺課,即使有上課,實習用的狗狗,也往往因我而不見了一兩隻。

解剖學入門,先從骨骼學起,我們偌大的解剖教室,就陳列多副年代久遠的動物骨骼標本,原本不具生命氣息的骨頭,歷經多屆學長仔細琢磨,閃著黃褐色光澤,倒也因此多了些許人味。老教授眼睛雖然看不見,記憶力卻驚人的好,授課時手拿骨頭,反覆仔細解說。

我剛開始上課還算順利,直到有天,我前腳才跨進解剖教室,一股濃濃的排骨味道撲鼻而來,我問同學:「你們在煮什麼?」「我們在燉貓咪。」「甚麼?別開玩笑了。」「是啊!我們打算做一副貓的骨骼標本。」

這不是很恐怖嗎?「九命怪貓」碰到獸醫系學生,連半條命都沒了!而且,豈止貓沒了命,霎時我也呼吸困難,只覺作嘔,臉孔極度扭曲,表情一定很誇張!因為此時,男同學已由正經轉為戲謔,好像期盼我能上演暈倒記。

狗狗要為學子獻身 我當神偷帶去洗澡

上肌肉學之前,有次我跟男同學,到有關單位領實習用狗。我們還未跨進柵門,遠遠即傳來狗狗吠叫聲;這些狗狗在這個單位數天後,若沒人認領,將遭受撲殺命運。許是命運已定,男同學捉取實習用狗時,就少了人道關懷,直接以鐵絲環套狗狗頸部,將牠從籠中拖出。

狗狗驚惶哀號,我哭嚷:「你們怎麼可以如此對待狗狗!」還一邊撿起石頭,往同學身上用力丟,同學遭受石塊攻擊,一看是我,臉上露出驚愕表情。

回到學校,我偷了其中兩隻狗,帶到動物舍洗澡。上課時,有兩組同學因此沒了狗。儘管我不斷發出噓聲,示意同學小聲點,免得耳尖的教授聽到,同學還是無情的抗議:「小雅簡直不是來上課,存心來鬧場。」

等到上肌肉學,浸泡在福馬林中,已經剝除皮毛、灰灰白白的狗屍就擺在解剖台上。我除了得忍受福馬林熏得眼淚直流外,還要依教授指示,俯身剝除狗狗肌肉,詳記每條肌肉的分布及走向。

待剝到頭部,眼眶周圍肌肉一去除,大大的眼球完全暴露,直瞪著我,好似發出無言的抗議。如此景象,比驚悚影片還驚悚。我再也無法承受,奪門而逃。

準備期中考時,班上女同學都已練就對著慘白的動物屍體,面不改色的啃著麵包,我卻停留在淚眼汪汪、強記幾片大塊肌肉的粗淺階段。

拎牠打預防針保命 我不惜花光生活費

解剖課到底學甚麼?老實說,我知道的真的不多,因為我的解剖課,大概都用來幫偷來的狗狗洗澡,把牠們拎到附設的家畜醫院,央求獸醫師為狗狗打預防針,再忙著幫狗狗尋找新主人。

一隻狗狗的預防針,就花掉我五分之一的生活費,那年,我不僅身心備受煎熬,也窮到曾經熬一鍋綠豆湯度過一個星期的窘境。

學期結束,我的解剖學成績五十八分,教授給我一次補考機會,但考下來仍然不及格,落得重修下場。

我檢討自己的解剖課,應該是「婦人之仁,誤大事」吧!看看我的解剖學,真是一片空白。猶記得小時候,我豪氣萬千的許下志願,長大後要當個獸醫師,卻從沒思考過一個獸醫師的養成,需要犧牲多少寶貴生命的嚴肅課題。

畢業後,我到某高級農業職業學校教書,授課內容之一居然是解剖學。我誤自己可以,誤人子弟可不行,於是忙著到縣郊的養豬場,要來被母豬壓死的乳豬,或買隻雞,經常利用課間空檔,一個人躲在解剖教室,依著解剖課本,重新自學所有解剖學。

唉!該來的還是躲不掉,偷雞摸狗自以為躲得掉,老天還是要你加倍的償還,真是現世報啊!


全站熱搜

littledev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